三毛說:流浪不是件浪漫的事(上)。

 


 【此篇文章,為TOBY回覆石碇高中的校刊社郵件採訪;由李姈燕整理編輯,石碇高中發表。】

夢想,對於正值青春年華的我們來說,是什麼樣子?
或許遙不可及,或許近在眼前。
黃婷璟(Toby),這位「流浪界的奇葩」,她將夢想化為行動,一步一步腳踏實地的用自己的方式旅行。她不像一般旅行者一個國家接著一個國家飛,而是長期駐留在某一個景點,細細品味當地民俗風情,深入當地文化。

畢業於中華大學土木工程系,從2006年開始在世界各地流浪。僅僅花了三分鐘,她毅然決然收拾行李花16天騎腳踏車跨越西藏;帶著九千塊台幣到澳洲打工度假一年;在印度旅行了半年,連她自己都不敢相信自己已經完成了;交了個法國男友,帶著他一同騎小折逛台灣,最後還拍成紀錄片。這,就是Toby,黃婷璟。

每個旅人的出走,背後都會有個故事,是什麼契機讓你決定離鄉?開啟你的流浪?

23歲那一年,因為一次在學校研究室打工,而有機會跟著教授到馬來西亞作研究,雖停留的時間不長,可當我在工作之餘的時間站在馬來西亞首都──吉隆坡的街上,我的耳朵聽見了來自各國的聲音、眼前是走過了不同的人種。

廣東人正在燒鴨店外買著叉燒、中東婦女包的密不通風只露出眼球在便利商店結帳、印度人努力的在路邊小攤販倒著印度拉茶叫賣,一旁不時有著歐美人士背著大包包走著……
我頓時愣住了,獨自的站在街口,想著,這些景象 我在台灣從來沒看過。
我的世界好小,小到只知道自己跟台灣。

我想起落地馬來西亞時看見了機場的地上橫躺了一些年輕人就這樣大辣辣的睡在自己的大背包上。
我好奇的問教授:「這些外國人為什麼睡這,看起來這麼狼狽?」
教授說:「他們應該是旅行者,預算不多,可能在等轉機的機票。」

這一幕幕的畫面在我23歲的腦海好像是石頭敲擊一般,我不知道旅行是這樣的,我一直以為就是有個導遊帶著妳,告訴你玩什麼、看什麼?就像是打開了一個世界的窗戶,我看見了一個小小的缺口。

回台灣之後,我因必修學分到植物園去實習,當時的志工媽媽跟我聊天時送了我一本書《我獨自走過中國》,她說:「跟妳聊天讓我想起這本書的主角,希望看了之後對妳有幫助。」

《我獨自走過中國》記錄了主角一個跟我一樣23歲的女孩獨自橫越中國的點點滴滴,一篇篇的旅行的紀錄讓我對於旅行的憧憬充滿了胸口,彷彿那遙遠的大漠綠就在眼前,最後作者說了一句話:「想念我將留下來的一部分自己。」

待在台灣的我,會想念留在這裡的自己嗎?

不,我好想走出去。
我已經看見世界的一小角,為什麼我還在這裡?當時的我,還沒有足夠的勇氣出走,單親家境跟期許都讓我選擇繼續把書唸完,因為好不容易專科考上大學、之後又接續考上研究所、中等教師學程。
一切,都讓我無法跟家人說走就走。

25歲研究所畢業了。
26歲教師學程結束了。
27歲那年,我結束了學校的教師實習工作,拿到了正式的教師合格證書,我知道,這是告一段落的時候了,這一張證書是我個人讀書階段的旅程。我教著美術,但,更希望可以有更多的東西給予學生,而不是一堂國中生可有可無的美術課。而 這一路的讀書、出社會do something真的是我想要的嗎?因此,我告訴媽媽,先給我三個月,我需要去完成我那旅行的夢想,因為 現在的我不做,以後 我應該也不會在去做了。

第一趟我選了中國,因為那是一本啟發我旅行的書,因為我好奇接近天堂的西藏天空是否如傳說中的一樣藍。
三個月到頭來卻不是三個月, 旅行中的人事物漸漸改變了我,我也將一部分的自己留在每個過程中。
這一趟,我走了九個月才回家。
九個月回來後,我想了很久,也在很短的時間內在台北找了份工作。

我還要再出發嗎?

九個月的旅行帶給我的是更想出走的心:西藏女孩一邊趕著犛牛,一邊幫我推著腳踏車、19歲來自歐洲的背包友在無人的海邊笑著說:「今天是我20歲生日」、寮國的男孩跟我說:「妳看起來真像寮國人」。
我想念這些旅行的過程、這些在流浪中人與人之間的互動。在台灣工作了幾個月,我換了顆假牙、進行了眼睛雷射,辦好了澳洲打工簽證、買了張單程的機票。

然後,回家跟媽媽說:「媽,給我時間到35歲吧!,我不跟妳拿錢去流浪,但請妳給我找尋「人生為的是什麼?」的時間,現在的工作很順手,但,我的生命在枯萎,工作總是要自己喜歡才叫工作?生命總是要自己熱愛才是生命。我在旅行中很快樂,我體驗了在台灣的我一輩子也無法體驗的經驗,但這仍是不夠的,我需要出走,然後再想想。」

我媽哭了!
因為,我放棄了一份在台北穩定的工作,我 又要離家去無所事事。
但 人生的價值如何用一份工作就可以衡量?
如同三毛曾說:「我流浪,絕對不是追求浪漫,而是我在這個地方學業已經完成了,而且找不到事情了,才再到另一個地方去念書或者做事。」;因此流浪不是浪漫,也非無所事事。

每個人心中都有一個定義跟目標,那才是我再出發的想法。

9000塊扣掉了單程機票、扣掉簽證的申請、扣掉當時住在台北的房租費,是我所剩餘的費用,不多不少剛好九千。
我只能帶著這些僅有的現金,靠著自己能擁有的信念,告訴自己辦得到、也做得到,我可以在異鄉的國度完成旅行的夢想,並且生活上一年,然後帶著這一年的生活所得,接續後面的流浪。單程機票加上九千塊台幣,我已經沒有回頭路。既然選擇相信自己,那麼就必須相信自己有那些能力去獨自面對難關,儘管跌倒,也是帥氣的。

四年來的旅行,哪個國家讓你覺得念念不忘?

四年來的旅行一直都不是短暫的停留,大部分的時間以亞洲居多,約20個國家左右。
印度。一直是我又愛又恨的國度,如此豐富的文化,無數的牛屎、搖頭晃腦的阿三, 耳邊是吵雜不停的聲音,鼻間傳來一陣垃圾混著香料的奇特味道,路邊不停的出現乞討的小孩,我伸出去的雙手卻停滯了!
因為或許我一個自以為大愛的舉動,反而讓「乞討」的事件變成循環。

曾經連續四天的長達45度高溫的火車車廂,沒有洗澡,窗外的景色因為高熱的氣溫朦朧起來,不停的撲上臉頰的是濕熱的氣體,隔壁的印度阿三不停得跟我說著聽都聽不懂的印度英語。

印度的生活跟故事,總讓我拎著背包不停的狂奔,卻也讓我停下腳步時,不時的狂笑。因為沒有一個地方像印度,它是另一個星球,一個讓人愛之又恨之的國度。
一個看見生命本質的世界──印度,這是我印象最深刻的國家,也是我在幾年內去了兩次,停留超過半年的國家。

因字數的關係….. 文章接續……. 

 

抱歉,本篇文章留言已經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