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毛說:流浪不是件浪漫的事(下)。

 


【此文章,是TOBY回覆石碇高中的校刊社郵件採訪;由李姈燕整理編輯,石碇高中發表】

 
大家都知道你有個法國男友──S,你們是怎麼認識的呢?在兩人各自旅行時,是怎麼調適心情呢? 

我和S大叔是在雲南麗江的青年旅館裡8人混合房裡認識的。
巧合的我們都想前往西藏,在那資訊混亂的地方(關於外國人入藏辦理),而促成我們一起同行的開端。兩個人分開旅行一直是預料之中的,旅人本來就沒有絕對的行程,而兩個人身份的不同(法國人、台灣人),在每個國家對於簽證的處理上,讓我跟S大叔一直都是困擾不已的。(大部分的時候都是因為台灣的護照有比較多的阻礙,但這也讓我更驕傲的拿著台灣護照旅行。)

身為長時間的旅伴,相處不容易,如同相愛容易相處難一樣。
一天24小時,在旅行的路上我們幾乎只有彼此的相伴,有時難免會有爭吵以及對於下一個目的的去向的討論,但幸運的是,偶爾的各自旅行,或許是維持這一段長達4年多的愛情長跑能夠繼續下去的原因。

因為,愛情需要喘息、旅行也是。
分開時,讓我們更想要將獨自旅行的一切分享給對方;見面時,總會有說不完的話題,這大概就是當時的心情了。

旅途中,有沒有遇過什麼樣的困難?搶劫、天災……?你是如何度過心理與生理上的難關?

這個問題讓我笑了一下,也想了一會兒。因為,真的是有很多人問過於類似的問題,但我一直想不出來──什麼才叫做困難?

或許很多時候我們面對的困難,對別人來說是一件大事。

但很多時候,它只是旅行的一部份,真的困難到改變我的人生,說真的,還不算有,真的要算也只有在西藏騎腳踏車時真的是面臨對自己內心的難關(笑),身心都好疲累,到底要不要繼續的困難,但當時想人生本來就是一場最困難的挑戰,如果我騎到一半就放棄了,那是不是總有一天當我遇到一樣的關卡(相同的難度),我也會選擇放棄?因此,咬著牙撐過。
而旅行中所發生的鳥事,也就沒有什麼可以稱之為很困難的了。

被搶劫,這免不了,總是會發生的,雖然已經很小心了;找不到旅館只能睡車站,這也常常發生,找不到也沒辦法,就睡吧!
最近讓我遇見心裡的困難就是,在緬甸旅行時,第一次踩到的人糞,頓時糞便四濺,我的背包無可倖免,我……我……懊惱許久,尖叫的快抓狂了,還要繼續坐在巴士內4小時。
這是沱可怕的「軟屎」,讓我頓時快要喪失理智,但又需要告訴自己,人生中誰不會踩到屎,撐過去到達旅館就海闊天空了。

在許多次的壯遊及旅行中,最讓你感到驕傲的是?

單車騎行越西藏是第一件自己人生最大的旅程碑,從開始到最後都沒想到自己完成了,一場在高原的腳踏車之旅,沒有後援及後備,只有大地、腳踏車、自己。
說起來是冒險,論起來也可以說是愚蠢,但,我們一生都在面臨一個接著一個的挑戰,就看我們有沒有勇氣去完成它,它是一場我最驕傲的旅行,也是讓我之後面對任何難關都可輕鬆以待的原因。

第二件讓我自己驕傲的是,跟S(法國男友)一起製作了介紹台灣的影片:看過外面的世界,回頭看台灣。
S大叔興起到台灣學中文的念頭,也讓我想用旅行的心重新來看待自己的家園,2009年我們用一年的時間,旅行台灣每個角落,用我們僅有的資金,生活在台灣這片土地土地,我看見以往在台灣長大的我所沒見到的美。
那就是台灣人是這片土地最大的寶藏,我們應該要為自己感到驕傲。

在一次又一次的離家流浪當中,你是如何與家人、故鄉取得平衡的?

說到家庭,我真的算是幸運的女生,單親的媽媽辛苦的把三個小孩拉拔長大,她對我這長女寄予了厚望,但我卻選擇了一條「不在社會底下劃好的路線」。
媽媽,到現在為止還沒有百分之一百的贊同這條旅行路,但成長的過程中我一直是位獨立的女生,下了決定的事物,是需要流血流汗去執行,失敗了也沒關係,至少我嘗試了!

流浪的過程也沒有特別的想家,因為從上大學開始我一直在外求學,旅行跟離家求學一樣,需要靠自己獨立,試圖生存。媽媽也知道大概管不住我想做的想法,而加上兩個弟弟的支持,讓我有自由的空間。我給了母親以及自己一個期限,就是35歲的期限,就當作我在外打拼;畢竟我真正的旅行起頭27歲,說年輕真的談不上,但我也不想放棄現在所擁有的夢想。

35歲之前,我希望用自己的力量,完成看這世界的夢想。

未來的人生計畫,對於旅行與自己,有沒有什麼新的想法?

出書的計畫一直都在進行中,但大部分都在旅行的我,在寫作的時間安排上一直有難度,希望今年可以如願把第一本個人著作發表。
演講陸續都有,不管是在打工度假或是旅行等方面,只要有人邀約,都很樂意將自己的經驗分享出去,今年也希望可以跟S大叔的專業結合,展出一些攝影作品,帶給大家我們一路旅行的故事。

旅行到一個階段,我也想將單純的看世界的旅行轉為「自主性公益旅行」,如果旅行的路上有機會,我跟S大叔應該會短暫申請一些NGO短期志工等活動,邊旅行、生活,然後又可以貢獻自己小小的力量,這才是旅行中最大的魔力。

對於我們這些16、17歲的高中生們,有沒有什麼話想要告訴我們、勉勵我們的呢?

我一直覺得台灣是個寶島,但也因為寶島而「島嶼的」給了我們一個封閉的資訊跟媒體,很多時候我們只看得見「台灣自己」,而忽略了真正的真實世界。
旅行在外最常遇見的是來自歐美國家18、19歲的年輕人,他們擁有一年的Gap Year讓他們自主的選擇看世界的方式;有的人申請了一年的志願到印度偏遠村落去服務、有人選擇日本、澳洲進行務農交換食宿,有的選擇去加拿大或是紐西蘭賺錢,順便存好下一年的旅費。

這些,都是他們獨立的靈魂給自己下的決定。
我問了德國19歲女孩Verena:「為什麼選擇長達一年的旅行?」
Verena:「高中畢業後讓我很迷惘,上了大學真的是我的興趣嗎?而怎樣的選修才是我所喜歡的,這些問題我一直找不到答案,我想旅行或許可以給我一些。」
我說:「那你找到了嗎?」
Verena:「算是找到了。」

或許因為現在背包客正夯,許多人將看似流浪的舉動與英雄劃上等號,而瘋狂地模仿並且無所事事,或是為了追求自己的與眾不同,而跑入流浪者的行列之中,這樣的旅行,會結束得很快,因為,中間你就會迷失了自己。
用著探索世界、找尋自己的心,走出去,會有更寬廣的自己跟答案的。
我相信16.17歲有著無限的夢想,堅定自己,不管多困難一定要達成,跌倒也是英雄,那麼,到世界流浪不難,因為最難的部分是自己的心境,不是環境。

夢想,會完成的。

延伸閱讀:
請收看「三毛說:流浪不是件浪漫的事」(上)

★ 我的人生第一本書。熱情上市→【熱血!愛呆丸】

旅行般的愛情

旅行的日子中,最令人不想回答的是:「妳去了多少國家? 」



★新書上市歡迎訂購~YA!

【金石堂網路書店】
【博客來網路書店】
【誠品網路書店】

抱歉,本篇文章留言已經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