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見梅里神山。

『德欽』是往西藏巴士在滇藏線上的第一站,
在這怒江與瀾滄江之間有做神山「梅里雪山」
平均海拔在6000米以上的有13座山峰,當地的藏民視之為神山,而主峰卡格博峰海拔高达6740米

在藏民的心中,卡格博峰是他們保護神的居住地。
人類一旦登上峰頂,神便會離開他們而去,缺少了神的佑護,災難將會降臨。

******

這天一早買了一張往德欽的車票,我們離開了香格里拉(中甸)
幾個小時的路程真不是蓋的,一路顛簸到了德欽車站,一下車便看到所有的麵包車司機全衝過來
「飛來寺!要到飛來寺嗎?50人民幣」、「飛來寺!40人民幣就行了」

「阿!一場混亂」,馬上眼尖看見同車的大哥在洽談價錢,
「30人民幣」!!二話不說拉著S馬上上車
幾十分鐘的路程,忽然下了毛毛雨「不會吧!這樣大家都說梅里雪山已經很難見到了!還下雨了」

第一眼的梅里雪山,真的有如傳聞中,在謎樣的雲霧中
細細雨絲伴著淡淡的光線
車子開過焚燒松樹枝的塔邊,那飄出的香氣似乎與雪山融在一起,
梵音在耳邊,像是卡格博在說著話語:「來吧!我的親愛子民們,用你祈禱的煙霧將天和地連接在一起」

我們在一家「守望6740的客棧」住了下來,你問為什麼?
因便宜又有平台可觀賞梅里雪山
因站在二樓的平台上,雪山就像是在蹴手可及的地方,好近。好近
這天,安頓下來時天已經漸漸黑了,
我餟著熱茶,看著遠方的山脈,映著月光閃著銀白色的光芒,夜裡雪山竟是好亮好亮!

「大哥!你們要這樣等到天亮阿!」我一臉狐疑的問

「哈!告訴你阿小妹!今晚暫時休兵,明天開始我們這幾個可要等到金光照頂才要走呢?」

「金光照頂!都已經說很難看見頂了,你們還要等到金光出現阿!」
我想不會吧!看不到不回家阿!

「沒錯!神山阿!可是大家的夢想!這一趟來就只為了揭開這面紗」
一夥大哥們以認真的眼神回答


這一晚我在中央台看了梅里雪山的紀錄片
我終於可以瞭解神山之於藏民、之於愛好者的意義

雪山的故事是這樣的~

梅里雪山海拔6740米,算不上世界高峰,但因其複雜的地形和變幻莫測的氣候因素,
成為地球上最後的處女峰和最悲壯的山難所在地。

1991年12月中日聯合登山隊決定再次挑戰這不可能的神山
這一次的登山可說是最接近主峰的地方紮營,各方人馬都興奮終於有機會登到頂峰
這時忽然天氣巨變3日梅里雪山連降大雪,
於是中方隊員6人,日方隊員11人在5100米營地待機。
1月3日晚22时30分營地與大本營最后一次通话,
電話中打趣地說:「雪太大,方便都出不去,只好撒在塑料袋裡往外扔。」
這竟是他們傳回大本營的最後一句話!

1月4日早晨失去聯絡,中日17名隊員就這樣失踪。
之後出動了幾次的搜救隊,在最後終於傳來在梅里雪山明永冰川下端發現了17名中日登山勇士遗骸的消息。

故事就在這樣劃下句點,沒有人敢相信生命就這樣走了
電視上,播放著中日隊員在接近雪山以及出發前所錄下的話語
眼淚不能自己的滴了下來

「攀登雪山一直是我的夢想,沒想到我就在接近的山腳下,我死也無憾!」

沒想到這年輕人就這樣死了
電視上的照片秀著年輕的臉龐,開心的站在雪山前
或許在這樣的過程裡,我反思登山的意義在哪裡?
我哀痛這樣的年輕歲月,就輕易的葬生在雪山
而登山冒險家需要付出生命去「征服」一座山嗎?

我不懂冒險,但我知道「光用看的」我可以體會那種精神
或許很多高山登山者而言,冒險登山只是為了功成名就,真正愛山的不多
但 還是有對於熱情的心不滅的
這部紀錄片讓我看到有登山者的熱情、讓我我用另一番心情去看待梅里雪山
如果真的熱愛,那麼他們逝去時,也是沈浸在『愛』,而嘗不是快活?
因為他們與雪山為伴了、在這個世界上最美的雪山上。

隔天,不知是雪山真的瞭解我的祈禱或是靈驗於大家期待的心
雲漸漸散開,正午時分,我看見了整13座的雪山
那種瞭解雪山神聖後,在親眼目睹整個人心情很悸動
到現在還留在我的心中
呼吸是冰冷的,但凍結的思維逐漸甦醒
我們每當回首自己走過的路
一定會發現某種「熱情」是曾經屬於自己。

我想這一路,我的熱情未減,我沒有去高山登山冒險精神
但我有探索及環遊這世界的熱情

遇見梅里,找尋夢想的路,更加的確定了!

PS-忘記跟他家說,中甸往德欽的路上也有一座雪山喔!
就是「白馬」雪山!經過時記得要請司機停車,讓你欣賞欣賞!!

抱歉,本篇文章留言已經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