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開。還是會難過的–29歲之敗犬語

這29的年紀,和J分開了!(講不出分手,因為你說是你的權力)
在被一堆人公幹之下,我還是說了再見!

不難過嗎?其實很難過。
因為在路邊的電話停哭到不能自己,走回GH卻還要假裝堅強。

不傷心嗎?其實很傷心。
因為整整寫了一本信紙,才把信寄出去。

每天都在掙扎,處在這樣做對與不對之間
卻可以瞭解,其實我在過程已經做出了答案
但還是很多情緒在心頭

我想你不瞭解,我做這決定的原因(在眾人撻伐下,我想也沒幾個人能夠瞭解)
我只是不想在這個年紀,卻因為不一致的夢想互相牽絆
別說沒關係
我的夢,不是你的
到頭來,會怨我的

如果說我不害怕是騙人的,因為放手那一剎那。
我知道再也回去了
我也知道,這輩子要再遇到像J這樣的,很難!
在這個年紀下,要說再見!
比我在20幾歲時,真的困難很多。

我幸運的可以遇見J,在享受包容下,卻也害怕自己就這樣了

這種矛盾就像是呼應了,這29歲的年紀,
一個個朋友結婚了,我還在熱切的追求我的夢想
這種人生的掙扎、這種愛情的困惑
出現在我面臨成為熟女的轉換期

當一個人凌晨帶著從家裡到回台北的行李,從捷運站走回宿舍
累的跟狗似的,旁邊的狗男女開懷的騎著機車飛速的越過我,閃到我的眼睛
「馬的!」這時真的忍不住無名火,搞不清楚自己為何要搞成這樣

但 我卻也享受一個人的生活,不需要倚靠對方的生活

但 當一個人瞪著電視,吃著便當時
我卻會想起J 遞過來的水果

我想我是個「敗犬」徹底的。
在有趣的名詞中去選擇生活

→選擇了過著有「風險」的生活,在感情的態度上,敗犬強調愛情的價值勝於家庭價值。

所以 有時 我還是會想念J的溫柔
在夜深人靜時

無聊嗎?其實不會
寂寞嗎?這 應該沒有

但惆悵的心情 或多或少,徘徊在心中

抱歉,本篇文章留言已經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