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打工。連黑胡椒(Black pepper)都聽不懂的冏


這不是在跟大家虎爛,更慎重的說很多鄉民來這看了之後,都會在心裡一陣認為TOBY把所謂的澳洲度假打工說的太過於美好和簡單了!給了大家所謂的夢幻色彩之後,結果到那是落湯雞一隻。
但TOBY生存的基本理念是「沒有做不到,只有你不想做、或是不敢做」,我一直是一個敢衝又敢做的人(要不然也不會在這不景氣的時代裡,還在那追求遙不可及的夢想←我媽以不削的口氣說的。),但這個理念也讓我生存到現今,沒餓死!還活著。

那英文真的不重要嗎?當然一開始真的不太重要,以過來人的身份跟大家分享,英文這種東西是「你敢講,人家就敢聽」,之後就要隨個人的造業增進功力,先說我的英文歷史好了,免得說我在騙郎

第一:鄉下放牛班的我,連高中都沒考上了,哪來的好英文!(那時候還沒有18分就可以上大學這回事!= =!基本上,考上高中都很了不起的。)
第二:我承認我是念私立大學的,不可否認轉學考的那時,只要英文不考零分,就OK了!(TOBY念的是設計,英文這種東西,著實不是在我轉學時在意的事。)
第二:那研究所呢?我很感動有「譯經」這種軟體的存在。

可,都沒有補過習嗎?當然有阿!研究所時我自以為補了托福,英文就會有所進步的(這才是騙人的!),錢是繳了,筆記也抄了,但沒有一句聽的懂得,娘威!這時知道,連「電視」、「兄弟」都拼不出來的我,根本是去美加捐贈的,還什麼作文、文法咧!我沒上完課程就對英文這種東西放棄了!(這英文基礎不好,就不要頭殼壞掉去補這種東西,果然一時中猴了!

那TOBY到底在澳洲是怎麼找工作的?
我說啊!這種事情不管國內、國外都是一樣的,那就是反其道而行,就像之前所說的我選了沒人會去的時間,在加上英文破到跟S對話都有障礙,所以堅持以市區工作為原則的前提,錢也要賺、英文也要練,採取土法煉鋼的手法自我訓練。
落地達爾文後沒幾天就因為不死的勇氣闖進了大餐廳(請看→第一份工作),你說TOBY都聽得懂嗎?唉幽!怎可能!

沒幾天送餐送到一半,忽然客人叫了我一下,只好匆匆的向前去詢問是否需要什麼呢?這時客人隨意的說:「May I have black pepper?」,這時候很…..『冏』…………..因為我竟然聽不懂!我再問了一次「sorry!!」。

「black pepper?you know?」客人一副「你該不會真的不知道」的表情。
「Oh!Yes!」不知道是緊張還是鬼擋牆,其實我還是聽不懂,馬上衝進去廚房,一臉疑惑的重複的把英文唸出來,然後詢問廚師,這客人到底要什麼??? 大廚一臉疑惑的看著我幾秒,然後抓了一把黑胡椒粒說:「你真的聽不懂嗎?」
「喔!我懂了!」我驚嚇的看著大廚手上的黑胡椒,突然瞭解我的程度竟然連「黑胡椒」都聽不懂,那我真的有英文程度這種東西存在嗎?

之後,我抓緊每一分可以跟同事吃飯聊天的機會,可某天同桌的一名服務生,把湯匙的飯咬進去嘴裡時,忽然抬起頭說「你是不是大多時候根本聽不懂我們在說什麼阿?,因為都一臉疑惑的樣子!」
「恩!大約都不太懂」我傻笑了一下。
「我想也是。」對方不在意的聳了一下肩。
(這時有無盡的風,呼呼的從我背後吹過~~~~~)

現在,
人家問我,有去語言學校嗎?可你英文還不錯。
我回答「沒有」,因為我沒有那些錢去學習,我需要把每一分辛苦賺的錢來支持我的旅行夢想,但這些挫折的經驗以及需要財力的慾望,讓我激起很大的學習動力,單子硬記、句子硬記、連餐廳一開始的菜單名稱以及配料也是請人家念一次,然後我再寫上中文拼音硬記,整整「4個月」,除了打電話回家外,沒有人可以跟我講半句中文。

不會進步嗎?不講話沒飯吃,怎麼可能不進步。
達爾文的4個月,讓我可以到伯斯後,以這4個月的基礎找到更多的工作,與更多的人接觸、學習更進一步的英文,因為我不在是個「送食物」,而是介紹客人餐點的點餐員、推薦搭配紅酒、白酒的服務員。(請看三份工作一起尬!

因為黑胡椒的冏,讓我有了對英文的認知。
因為沒人可以講中文的環境,讓我連作夢都夢到自己在用英文對話。
所以
你說前往澳洲打工度假需要好的英文程度嗎?
我說「不需要」。
但到了澳洲需要用對方法,下對功夫活下來嗎?
那麼我告訴你「不用盡你的全力及勇氣,那麼你不要去!

如果你想好了冒險的勇氣,如果你也相信你可以打破黑胡椒的冏!
那就出發吧!

抱歉,本篇文章留言已經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