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打工。澳洲「幹」的文化→什麼都要幹一下!


「Fucking Hell…」、「Fucking Good!」….
這「幹」的文化,真的在澳洲隨口就會來上兩三句,澳客當飯吃,不拼上幾句,好像說的英文會不太流利,當我們說台灣客喜歡將台語夾雜了幾個「幹」字,這是語助詞也是動詞,還在說著自己台灣人很粗俗時,別以為老外就比較斯文,有時後在打工的餐廳廚房一忙起來,大廚拿著從機器裡不斷敲出來的訂單然後大吼「Fucking Hell…」,這就更不用說平時走在街上、或是當在麥當勞打工遇見客人。

幹故事是這樣的~

和S相隔五個月後,在達爾文Darwin重逢讓我們拾起了戀愛的氛圍,在還未兩地相隔時,一起的我們真的沒有情侶的感覺,直到回台灣再前進澳洲,頓時有種不太真實的情侶感,但和S用那幾句說得出來的英文聊天後發現,怎麼S的英文沒有進步,但「幹」的運用卻進步神速。
原因就在於時常和澳洲人在工作上混在一起的S,默默的也跟上了「幹文化」的潮流,隨便來一下一定要有[Fuck]在裡面,而且這些傳染是不知不覺得在學習生活英語時,就這樣悄悄的流入你的腦中,所以時常對話是這樣的~

「What the fuck? what is it?」
「What the fucking shit!!!!!」
「Fucking hell….so tired today.

然後,當然我聽起來很刺耳,因為頻率太常了,所以忍不住就說「Can you stop saying “Fuck”?」、「Why you need??」,結果當下S其實本人也沒發現,經過TOBY一講才真的覺得這「幹」也用太多了一點,可有改進嗎?當然是沒有!= =!在澳洲待上一年,這日常的潛移默化能夠這樣說改就改嗎?

最後………………………………………………………

是我改了!

有天我們在越南旅遊時,兩個人背著簡單的行囊就這樣往山上走,走著走著遇到了原住民、看著山寨,然後S說:
「What the fucking beautiful landscape 、i feel fucking good here!」
接著,TOBY回了~

『Fuck YA! so beautiful……』

= “=!為什麼….為什麼經印度阿三搖頭說不後,我又再次被潛移默化了!!!告訴我阿!是我學習力太好了嗎?(淚奔中~~~~~)

抱歉,本篇文章留言已經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