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的盡頭有個家

生活一直很跳慟!但感到混亂的不是一直在移動的旅程而我的腦袋。
我跟S是並不疲累不停轉動的旅程,而是當停下腳步時旅行的紀錄讓我退卻了,有時很想讓自己什麼都不想,放空的走動,讓自己的腦子空白。
很抱歉的是,這也是 這陣子部落格長草空空的原因(除了流浪的路上缺乏網路外),我不想動筆,我只想讓一路上的人事物充斥在我的腦海、我的心中,和當地人聊天、日出而做日落而息的流浪。

因此 生活很跳慟卻也很簡單,可是心靈很豐富、很開心~

今年短暫回台了兩次,而這兩次跳回台灣卻又是一團亂,可這虎年是特別的一年,該怎麼說呢?
自從父母離異後,全家4人搬到不到小到不行的公寓,我開始跟媽媽一起睡在同一張床,幾年過後媽媽搬到和外婆一起住,而我也理所當然的睡在同一張床上,因此上了大學的我不太喜歡回家,不是不愛家,只是 我需要一點自己的空間,也剛好念了建築學院總有做不完的作業,這些壓到讓人喘不過氣得作業,我卻做的很開心,因為他們給了我一些空間自由、給了一些空間自我,現在想想這些原因搞不好才是造成我大學成績還不錯的來源。(哈)

今年,媽媽買了一間中古屋裝修,這是歷經10幾年後我終於有屬於自己空間,自己的床、自己的化妝台、自己的書櫃,而畢業至今搬回家的箱子終於可以打開見天日,不再是塵封在屋子的某一個角落,這種屬於自己的開心,不知道該如何形容。

我知道感覺好像很蠢,雖然房間不大,但 可以躺在床上,自由的翻滾;
可以關在房間,裸體的跳動,沒有別人只有我。
因此 回台灣加起來不到一個月的時間,我不停的搬,忙碌的搬著家,把這停滯十幾年的東西全部搬到新房間,馬不停蹄的油漆、布置,牆上貼著澳洲帶回來的酷卡、擺著印度帶回來的木偶、掛上印度紗麗當門簾,這個房間是我儲存回憶的地方,一個開始有TOBY旅行記憶的地方。

當我在外流浪,終於 在那盡頭有 可以回去的地方。
我們的家….我們家終於有個「家」了!(淚~)

抱歉,本篇文章留言已經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