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的願望。手寫的感動。

今年搬家時翻出了我一箱一箱,應該是說一盒一盒舊餅乾鐵盒子裝起來的信件跟卡片,大約三四盒左右,就這樣塞在床底下,鋪著一點點的灰塵。
也不能說我念舊,我只是捨不得將這些手寫的卡片跟信件丟棄,這曾經是還未有手機跟電子信箱普及的時候,一筆一信透過郵差寄到我家的信件,或是僅在班上互相交換的祝賀卡片。

看見國中時,同學手作的生日卡片。
聖誕節時,從遠方寄過來的說聲祝福跟問候的卡片。
專科所收到兒時玩伴寫著一兩頁的信件說著平日生活的趣事。

記得很久自己都沒寫過信了,自從有了手機後、有了e-mail後,這種減少地球污染的「信件往來」好像漸漸消失了!(當然除了偶而在某些國家,會寄上那一兩封明信片給自己或朋友)。
我依賴著手機找到朋友、傳一封簡訊交代事物,但 這種快速的感情,好像快速的從手寫的情感中消失一般。我知道這些很矛盾,因為 每天都使用著部落格、臉書,他讓我串起了無數的朋友,聯繫起很多消失的圈子,但 那些真實在紙上的文字跟祝福,就像是掛掉電話一切都沒留住一樣,最後只會顯示在帳單上的價格。

我打開了一封信,信件寫著簡短的幾句話:「黃婷璟: 最近好嗎?我跟蔡XX這禮拜天要出去唱歌,到時候你也一起來吧! 完畢。         你最帥的同學 陳XX留。」

我噗秋的笑出來了!
天阿~當時 這是我在台中市念專科時,收到的信件,還記得當時收到時是禮拜三,而信件約著禮拜天的日子,寄信的是以前放牛班唸書的男同學,會寫的字不多,但 通知是否要出門,寄來的是簡短的詢問。 以現在來說,大概打通電話幾分鐘就結束了!
但 這一封信需要三天寄送到我家(雖然重新翻閱信件的我一度狐疑為何不打我家電話就好了!),猛然想起當時有門禁的我,加上 念了幾年的放牛班,我媽對我的放蕩不拘生活簡直無法認同,打來我家可能還來不及知道就已經是「不可能去唱歌」的答案了。

接著 打開每一張卡片、每一封信都讓我笑到不行或是 溫暖的在心頭。
最終這些信件結束於父母的離異和隨之而來的搬家,漸漸的大家都消失~
不,其實是我消失了!

很抱歉,從19歲後遠離家鄉北上的我一直沒有留下些什麼訊息。
決定了 今年的新願望好了!
如果 忽然收到我信件或是卡片的朋友,別驚嚇,我只是 想念用手寫上我的祝福,真心的 告訴你、祝福你 平安快樂。(恩~當然重點要是有正確的住址 >//////<。如果畢業紀念冊上一切還是一切的話。)

~みんな    新年快樂~

抱歉,本篇文章留言已經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