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還有明天。我希望記憶一直留著。For 老師

今天S唱了句他學的中文「如果還有明天」,不知怎了這句小紅(RED)教他的一首歌,
卻讓我想起Nita在Party跟我說的話。

Nita:「事隔多年,沒想到Rae&你&我,終於碰在一起了,但我腦袋出現老師的臉?」
我在吵雜的PUB中,突然覺得酒意全醒、沒有音樂,
掉入了一個無聲的洞,一旁蠕動的胴體似乎不是同一空間。
「嗯!」單音節的字從我乾啞的喉嚨蹦了出來,從這一個開端,我又再度掉入了T 這個漩渦。

很久前,我就很難訴說對於這一個漩渦,而我跑了好久,才從裡面走了出來,
那晚,跟Nita聊了幾段後,可笑的發現~我一直在裡面。

當Nita說:「這問題我們聊過,那年我們去尼泊爾某天閒聊的話題中,老師說他搞不懂你」
「我想他不需要懂,對他來說,我太微不足道了」我暗暗的看著前方回答。

這,早幾年前,其實我知道,我也知道我很沒種的逃開了。
因為瞭解自己的「微不足道」,卻每當老師一開口說「這你可以做嗎?」
又再度沈浸的喜悅在自己「還有用處」的境界。
早幾年前,我就知道,
我討厭這樣,討厭自己的平凡,討厭的瞭解到「僅是其中一位學生」連特別也稱不上的自知,
太多太多在於加諸在自己身上的期望,套在希望得到老師僅僅一句的稱讚,
卻又每每淚灑,因為達不到自己的期許也得不到想要的。

你知道嗎?Nita,當我倆在那醉昏昏PUB裡,
你說~當老師還需要人幫忙時,打電話給你時,讓你覺得很感動。
我,可以瞭解你的感動,真的。
所以,我也想謝謝你,打電話給我,約我上山在小泰山一聚,
這讓我窩心,卻讓我想起那次老師在信裡的回答。

給你老師~

當你問我,必須檢視自己有什麼?到了小泰山是去面對自己能做什麼?
那麼事過一年後,我想
我什麼都不會、也什麼都會。
我什麼都有、也什麼都沒有。

當你說,那麼小泰山之於我是什麼,我的人生這樣的意義是什麼?
很多時候不就是要對社會有所貢獻?
我想我依舊的平凡、而也徹底知道我有多渺小,
我沒有這麼偉大的情操,要去瞭解我做的每一步對社會有沒有貢獻。
但 我相信或許哪天,我可以改變這社會,

現在的我,如果你再問「你能做什麼?」,
可笑,我還停留在己私狀態,
或許就如瑪洛‧摩根說的,
在尋求人類基本「生存」的意義時,那麼擺脫物慾與某些信念的牽絆,終究是必經的過程。
所以
我還在找「活著」這件事,活在每一段路上、活在每一個過程。
那麼之於你的信念,也是其中一項,我需審視的牽絆

而當你這樣的回答我~「你不需要我,你只是需要面對自己」,
我知道永遠無法找你詢問人生的問題或是回到當初的快樂愉快的聊天時光,
這樣的回憶,似乎只有拋在腦後了。

沒錯!我是不需要你,但卻發現自己在找尋有你的影子的男人,來補足精神糧食的飢餓,
這樣說來,也是挺可悲的,是不?這樣算是與Nita在酒後吐真言的猛然發現嗎?
抑者是這幾年來來去去的男人靈魂都很貧瘠,這問題找不到答案,因為太傷人。

在這人類基本「生存」的意義,我還在面對,也還在思索。

可最後卻也要老套及由衷的跟你說再見和謝謝~

你打開了我生命的一道門,
之於學習的快樂、也之於生命的態度。
曾經一度懷疑是我不夠努力造成總總結果,但我相信我已經盡力了。
那麼還值得自我欣慰總算還有一項優點:「不笨!」
因為起碼你還曾稱讚過『我見過少數聰明的女孩』(雖然這真實度不可考,但選擇相信總是快樂的)
哪麼秉持著還不笨的腦袋跟你說聲謝謝還有抱歉~對於你那或許還有的期望,一直都沒達到!。

最後。再見!老師!
但 如果還有明天,
我還是希望那天可以像以前一樣開懷的聊天,抑者讓我在記憶中一直留著。

【很久前給老師的信】

抱歉,本篇文章留言已經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