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打工。轉角相遇的緣分

世界真的很小,其實也能說背包客的圈子也真的很小。

『背包客』這名詞其實這一兩年來才在台灣開始流行,當TOBY背著包包走出去時,其實只是很想像探索頻道裡的旅行者一樣去看看著世界,而選擇中國的理由,無非是因為英文太差,還有我從以前就嚮往的天堂「西藏」,但一到了中國,才知內地對於這樣流浪的旅行方式早有可循,那時的我還不知道這就是所謂的『Backpacker』。

台灣市場小,無非是這樣的貧窮方式不是每個人都可以接受,而在經濟的許可下其實有時也不需要走得這麼辛苦,有錢又有閒一直是台灣人比較崇尚的旅行方式,既可享受異國風味加上美食又可以排解我們長時間以來的工作壓力!
「背包客~全身的家當就在身上,以有限的能力旅行」,以這種行為倒不如說我們台灣喜歡「自助行~買張機票一卡皮箱走天下,不受團體的限制」。

不過,就是現在這想法已經改變,因為打工度假、貧窮旅遊所帶來的風潮,讓台灣人前進背包客之路,雖然對很多人來說澳洲是成為背包客的第一站,不過可以說這樣的政治簽訂下的確可以給我們這些沒錢卻喜愛旅行的年輕人打開一扇門,不需要太貧窮的旅行,也可以體驗背包客的路線。

當我結束第一次的貧窮旅行後,身上的盤纏簡直可以說,連麵包的買不起,回台灣賺了機票、看完醫生後,我就直奔澳洲去賺取生活費兼旅行費用;一路上TOBY部落格的Update一直很緩慢(情非得已阿!= =!),但幾篇的達爾文Darwin生活日記,讓我和即將來自台灣的背包客伊婷和漢娜在網路上有了聯繫。

一開始只是在部落格上聊聊,也不經意的說大約幾號會到伯斯Perth,沒有確定的日期、沒有確定的時間,但就在那天的下午「緣分真的那麼妙」,就在那世界的轉角,沒見過的我們遇見了彼此,首先就如同TOBY所寫的某篇文章裡說-{如果遇見我請大叫TOBY},沒想到大叫的伊婷和漢娜,簡直讓我傻眼,笑的合不容嘴的興奮狂叫「我的天!真的很扯」,第一天、第一天的旅行路上就讓他們和我相遇,當然馬上就相約一起吃飯!

一、兩個禮拜後,當這兩位勇敢的女生要分別前往其他的地方打工,便來到我和S所承租的Share House裡展現台灣的美食-[海鮮咖哩](其實是想煮點薑母鴨,但這實有點高難度,= =!),S也獻出他的超級法式沙拉,離別的晚上相談甚歡,之後在旅行的來來去去間,每當他們回到了伯斯我們總會約著相聚,並聊聊互相打工的趣事。

老實說,這樣的相遇並未讓我們有一起旅行的日子,但卻建立起另一種君子般的情誼,是知心也是友好;日子依舊是這樣過但情誼不會改變,一路上通訊讓我知道他們得成長,已讓我覺得很開心,之後是否再已經不重要了,不是嗎?重要的是在這世界的角落,妳知道有朋友透過無限的網路讓彼此相遇進而相知,這就是「緣分」。

在這裡相識不相遇的朋友們,TOBY希望某日我們也會在世界的一角相遇。
『我相信我們會遇見的,因為這是命運』
We are destined to meet each other.

PS-感謝遠方的苑君給的英文小提點,呴!果然真的要念點英文!= =!

抱歉,本篇文章留言已經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