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台北公共藝術論壇~果然藝術家是要義無反顧投入。


台北市文化局辦了兩天的公共藝術論壇,開放給一般的民眾可以參與,在寫這篇文章時,卻選不到分類去分類這一個藝術,讓我整個一開始已經失落了很多!無名給予「創作」這一項分類讓我這幾天要動筆寫這文章特別困難。
TOBY在求學的路上也曾經迷惘過,也因此升學時考不上高中,迷迷糊糊的猜中了選擇題而上了當時的明星專科,也選填了所謂不會餓死的科系「商學」,但這沒讓我餓死,卻讓我的靈魂在那青春的年華凋零了!

一直到專五的轉學考讓我考上了設計的科系「景觀建築系」,其實這個科系這幾年漸漸的崛起,可市場上並不大,而在整個教學的架構下卻讓我有種反彈的心裡在是否景觀建築系只能製作公園、庭院,而沒有其他的「藝術在裡面?」,曾經因此而和教授們在課堂上吵架(有時候理念的不滿意,遠比教授可能給妳打個零分還重要。),為了畢業設計非歹是個專題、是個設計,我因一句「不能以為自己是詩人想寫一本書來當專題!」,讓我大動肝火的吵了一個小時,最後我很失望的在於系上某些老師是如此的封閉,如果景觀不能是一個涵蓋藝術家的話,那麼建築師又是什麼?(可景觀系也帶來更大的領域讓我學習,也可以說這是我第一次覺得「上學」這件事很有趣,念大學我長那麼大最認真的時候。)

公共藝術是什麼?這場盛會有著藝文人士、建築人士、工程人士,但我卻沒看見半個景觀人士,這也算是失望中的失望。建築師可以參與藝術的論會,但景觀師呢?我們只能在植物間打轉嗎?我可以想像出了社會後,很多同學們都轉行,因為台灣給了景觀一個難以改變的框架!
不能否認當初接觸公共藝術的議題是因為我想嘗試「地景藝術」?但藝術家畢竟在台灣是吃不飽的行列!更何況妳想當各冷門的藝術家,嗯!所以我跑去國中教美術XD!但還是不夠滿足我內心,所以我放棄一切去旅行?想尋求什麼在這當下也說不出一個所以然,但是可以讓我這兩天的收穫是「藝術是義無反顧的」,對於它的熱誠不在於金錢、而是喜愛!我想學設計、藝術的人,腦袋裡都有異於常人的思考,也因此藝術家是需要廣大的思考,停留在一點不適合這樣變動的性格。

回歸主題,那什麼又是公共藝術呢?以英文來說為PUBLIC ART,也就是大眾有關,為藝術表現形式的一種模式,並具不同於個人創作的條件,有些公共藝術是需要當地居民一同參與的,它的本質是「人」,而整個創作也在於和環境、人們的互動來定奪。簡單的來說「公共藝術」是一種將藝術創作概念與民眾的公共生活空間結合在一起的藝術活動,它不僅為我們提供了一種富有文化內涵的生活環境,更藉著與居民之間的雙向互動,在公共藝術產生的過程裡,讓人使用不同的觀察與思考方式,接觸藝術、親近藝術,進而關懷藝術,甚至利用各種機會參與文化藝術活動。

這兩天有以下的演說者~

1.  擁抱大地的藝術!
北川教授 Kitagawa Fram
北川先生催生的新瀉縣大地藝術祭,將公共藝術導向注重土地與環境倫理的新藝術策展方向,在本論壇主題,為人與土地的共存共生,提出最具說服力的見證。

 2. 與大地藝術祭共同成長!
前田 礼Maeda Rei
跟隨北川先生多年的前田礼小姐,她最知名的操作案例,除了大地藝術祭以外,還包括立川市的更新與公共藝術設置,是非常著名的案例。她與眾多地區居民以及社區團體一樣,跟隨著大地藝術祭一起變化成長,她將從藝術行政的執行者角度,與參與者分享。

3. 都會與多元的藝術!
坎道爾.亨利 Kendal Henry
族群的大熔爐,紐約,是全球都會中的璀璨寶石,在這個豐富多元的美國都市之中,公共藝術因應各種文化經濟生活與心理的需求,發展出紛雜多元的樣態,具有多年經驗的坎道爾先生,將就都市設計與更新與公共藝術結合的方面,來談公共藝術的未來發展趨向。


 4. 觀念藝術與公共藝術
  約瑟夫.科史士 Joseph Kosuth
從一個前衛創作者的角色,參與公共藝術的創作,如何將純藝術與艱澀的觀念在公共領域裡與大眾溝通,是一件困難的挑戰,我們將請約瑟夫先生,來談觀念藝術與大眾與地區文化交流如何可能。當代藝術藉由公共藝術的參與,得以發展更寬廣的藝術教育的管道。

5. 寫意的藝術流動的風
高田洋一 Yoichi Takada
以藝術的角度,高田洋一先生將與參與者暢談,如何在最輕度與最樸實的方式,人能夠與自然互動呼應。人工與自然的和諧共存,也在高田先生的藝術創作之中,得到體現。


每場演講真的都非常的精彩,而當然以北川教授為例,真的是用大地藝術帶動了「越後妻有」整個鄉鎮的生產力與潛力,這個實例對於一個藝術家來說,真的是鼓舞!是個成功的鄉鎮改造計畫案,可卻是以文化和藝術結合的大成功。而坎道爾.亨利先生則是確實的劃分了,什麼叫做「藝術放在公共空間」而什麼是「公共藝術」,也特別強調一件好的公共藝術,當妳把地點移開了,那麼獨特性、在地性便消失了。
而約瑟夫.科史士 Joseph Kosuth大師就更不必說,大師給了對於藝術及現代觀念的釐清,也讓我對於藝術這更層面更佳嚮往,因為大師說「現代人是科學時代,每件事情需要用科學來詮釋」,可很多事情科學是代表不了,而我們放棄了宗教、放棄了歷史,來尋求科學的解答,會讓藝術走向單一化。大師一席話解開了一些疑惑,卻也帶來更多的疑惑。
那麼最後高田先生,是一個藝術家從室內走出戶外的好實例,也因此會後我也向高田先生請益了一番!畢竟對我來說,要將意象或是環境的元素,轉換為設計真的是需要學習的,可看過高田先生的作品,以及執著,真的讓人佩服!(高田先生還故意蹲低一點和我拍照= =!,越是大師越親切,最後還謝謝我問他問題!高人阿!)

Anyway北川先生也說了一句回應與談人的問題,為什麼台灣的公共藝術無法創造奇蹟?「我想應該是每次都是同一藝術家、或是雷同性太高」北川先生率性的回答,這還真的讓人笑了一下,或許台灣需要更寬廣的路去接受所謂的「藝術」,去接納藝術的親民以及每個藝術型態,畢竟官僚作風是無法長久帶動一個運動的飛起。

延伸閱讀~藝術家
→約瑟夫.科史士 Joseph Kosut
觀念藝術的主張是,「真正」的藝術作品不是藝術家為了展覽與出售而創作的物質實體,藝術品其實是由「概念」或「觀念」所構成。典型的概念藝術作品是涵蓋照 片、文字、地圖、圖表和圖文的結合,藝術家審慎地將視覺上無趣或細瑣的事物加以轉化,將注意力導向他們所表達的「觀念」。概念藝術的呈現向來極度紛歧;有 名的範例是約瑟夫.科史士 Joseph Kosut的《椅子》(One and Three Chairs, 1965),這件作品結合真實的椅子、椅子的照片和一則字典中「椅子」的定義。觀念藝術植根於許多20世紀後期的藝術創作。



{我對於這件出名椅子的作品其實沒那麼震撼,或許已經經過杜象的洗禮,不過在後來約瑟夫大師在文字去表達意義時,倒是很喜歡他一些構想!大師最專長的是探討藝術的意義,以語言和文化來切入。例如上方的展覽為白種人和毛利人之間文字的對話,在紐西蘭展出,是不是很有意思!
Guests and Foreigners: Rules and Meanings (Te Kore) 2000}

→高田洋一 Yoichi Takada
將自然的元素與能量融入設計中,並以精密的的架構,讓藝術可以在環境中與人的能量產生互動。

{我特別喜歡在一個設計的概念下,高田先生將設計搬到戶外空間而發展出「水的翅膀」,很難想像每樣東西都會因為人們的流動、氣流、風,而讓整個藝術品會輕輕的動起來呢!很有意向也很美,而在日本的精細的做工下,妳無法忽略那種細緻的美麗}

不過我還是來說明一下TOBY喜歡的~地景藝術:
發軔於1960年代末期的歐美藝術思潮,地景藝術(Earth Art,Land Art),厭煩現代都市生活和高度標準化的工業文明,主張返回自然,並用泥土、砂石、木材等天然物品當素材。探求製作材料的平等化和無限化,並打破藝術與生活的界限,藝術應該走出美術館或畫廊,以戶外的廣大空間為舞台,讓大多數人在他們的生活空間裏隨時能感受到藝術。
代表的藝術家為~史密森(Robert Smithson)、克里斯多(Javacheff Christo)、瑪莉亞 (WALTER DE MARIA)。
瑪莉亞在新墨西哥州的一處原野,架起400根不鏽鋼棒,棒高627公分,棒與棒之間間隔67.05公尺,稱〈閃電平原〉 (THE LIGHTNING FIELD),因為這個地方在每年的6月到9月間,一到下午都會閃電打雷,當閃電時,鋼棒隨之乍亮,效果驚人。

{有沒有覺得很酷,用自然的元素來強調,創環境裡的藝術,真棒!}

延伸網站~
台北公共藝術網站
2009台北公共藝術論壇

抱歉,本篇文章留言已經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