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緯66.5度以上、零下-26度以下的格陵蘭


漫天白雪緩緩灑在浩瀚無垠的冰原,

耳邊的每一分 每一秒都在生命中如此的清晰,

我們在雪地上漫舞、在藍天下吶喊,

這嚴寒澆不息生活的熱情,

因世界的盡頭是冰與火的島嶼交會,

它存在著每一瞬間的均衡。

至冷之處 亦有熱情

世界均衡的角落-極境之北 格陵蘭

曾經在一部影像作品裡看過:

地球的南邊是神的境界,

地球的北邊是人與天共存的世界。

這個世界均衡的角落,引導著我們前往地球之北!


這次波蜜果菜汁尋找「世界均衡的角落」廣告拍攝,攝影團隊轉了四次班機,無數漫長的時間等待在各地的機場中,越過一個一個的邊境,終於到達了離極境最近的距離:丹麥。

海關人員詢問了目的地後,語氣也略帶興奮的說:「you go to Greenland? How nice is it? Have a nice trip.」。

Thank you..

落地丹麥首都哥本哈根,等待隔日飛往格陵蘭的班機,我的心情有著些許的複雜,期待又帶點冒險的緊張,衣物不知是否足夠,漫天的雪景會讓我有機會看見極光嗎?極境到底是怎樣的世界?住在那的人友善嗎?

無數的問號讓我在北歐的第一晚徹底的失眠了!


前往格陵蘭只有一個途徑飛行,而三月時節有兩家航空公司有航班到達(夏季時加拿大航空將開放直航),早晨八點匆忙的吃了點餐點趕到機場,今天還需轉搭兩班飛機,孰不知經過兩天飛行加上昨晚太興奮,我覺得整個人走起路來好像在雲端,人都還沒升空呢?

飛機降落格陵蘭首都前,機艙外的景色漸漸出現一片蒼蒼茫茫的雪景,沒有盡頭的,天氣還不錯的晴朗,讓雪色映著閃爍的小光芒,內心一度的懷疑這樣的地方會有跑道嗎?知道自己起了一個愚蠢的疑問,但這一架載滿乘客的空中巴士竟開始減緩時速低空飛行,像是帶著我們坐著聖誕老人的雪橇一般,滑過天際、滑過片片的雪花,還不及張口發出讚嘆聲,飛機已降落在只有一個跑道的機場,乘客的心思卻還在窗外剛飛過的景色。

記得下飛機前,問了鄰座的年輕丹麥男孩:「你是回家還是來玩?」

他展開腼腆的笑容說:「算是回來,這一次要在這裡造訪朋友直到夏天。」

三月的格陵蘭,不算是旅行的旺季,除了氣候變化較複雜外,天氣也格外的寒冷,沒有夏天平均氣候5舒爽,一踏出機艙,走在跑道上時,波蜜廣告拍攝團隊馬上感受到零下的冷冽,果其不然看了溫度儀器,今天竟然是-26的氣候,外頭還掛了點陽光呢?這才猛然驚覺我已經在接近北緯66.5度極地的範圍了。


在搭乘20人座位的小班機前往Ilulissat前,我們在格陵蘭的首都Nuuk國際機場上等待著,雖說是國際機場,其實也僅有一間小型的免稅商店、一間郵局、兩家紀念品店、一間餐廳,以及擠滿人潮等待飛往格陵蘭各地的小候機室。

在這擁擠的休息區裡逐漸的我看到許多,黃皮膚的臉孔在機場穿梭著,格陵蘭的居民為伊弩特人的後代(愛斯基摩人),深色的髮色、瞳孔,讓人感到格外的親切,總是目光相交而笑,再來遇見最大宗的遊客就屬日本人了,台灣人到此地旅行實屬稀有,當地的嚮導說著:「你們可是我第一次碰見的台灣人?大部分的旅客70%來自丹麥、20%可能來自其他歐洲國家、再來5%來自日本」,一位日本媽媽看到我獨自一人坐在沙發上,還過來一面親切的打招呼而問我:「nihonjin desuka」,我搖了搖頭說:「Taiwan desu」,簡短的寒暄後我又回到一個人的世界看著人們在機場擁抱,一班班飛機漸漸的飛像天際,窗外有著飛行時間標誌,’’北極點3hr15min”巴黎4hr25min”東京10hr05min”,這時的我沒有鄉愁,但那旗杆上沒有台灣,眼下在即將結束的漫長飛行,很想將台灣標示上去:飛行時間2Days,順手喝口來自台灣的波蜜果菜汁,在記事本寫下我在北緯66.5度的北極,興奮與平靜的心情 剛剛好,不多也不少。


世界盡頭是繽紛的

下午4:00pm從機場搭乘小巴士,越過一層層的雪景,入眼簾的 Ilulissat小鎮,原以為在冬季白雪皚皚的覆蓋下的銀色世界,竟像是繽紛的童話故事書,每穿越一個街角,就像翻閱了書面,讓人不禁的好奇想像,粉紅色的小屋有著年輕的女主人和一位可愛的小女孩,他們或許正在廚房烹煮馬鈴薯,因為煙囪正冒著陣陣的白煙;另一棟紫色的小屋可能住著一位獨居的老人,剛把木炭丟進壁爐,在夜晚的到來前將屋子烘暖,門口的雪橇犬這正在不自覺得開始騷動,似乎在暗示肚子晚餐的到來;還有那香蕉黃、蘋果紅、Tiffany
我的手指在車窗上一一的劃過每一棟房子,它們在襯在雪上的顏色,那麼的生動,是在這片寧靜雪白的大地灑上萬般的顏色,展現了生命的力量。


每日的早晨,從陽台望向海洋,一整群漂浮的冰山一角,夜晚裡都靜悄悄的走動,偶爾可以在沈靜的睡眠中你聽見匡鏘的聲響,那是冰與冰之間的碰撞,好像小精靈故意在海上搬動,製造每天不同的景致。

原來白色的盡頭,不是單純的顏色,它混著不同的藍色,當光照射到冰時,低能量的光線都會被高密度的冰塊所吸收,只剩下具有最多能量的藍色光會被反射,所以每一塊冰,都呈現不同色調的藍,有時候是深藍、有時候是淺藍,有時是那淡淡幾乎失的藍。


凝視前方的地景,感受著這片土地自成一局的均衡,不管在生活或是這絢爛的色彩,當波蜜果菜汁尋找均衡的意義時,同時也發現世界盡頭對於生活的答案,不是平行的顏色, 它好繽紛,有著寧靜跟熱情在奔跑。

均衡是地球的真理 也是你身體的道理
均衡一下!!

P.S-拍攝團隊真的很用心!波蜜果菜汁一卡皮箱的扛到北極去,天氣一冷!果菜汁喝起來真的很令人感動!每一口除了有台灣生活的回憶之外,特別好喝~!冰天雪地的也不需要冰箱,自動冷藏了!

抱歉,本篇文章留言已經關閉。